软件资讯

近亿年轻用户在玩的手游,怎么开展编程学习和创作?

栏目:软件资讯 日期: 作者:admin 阅读:22

熟悉国产沙盒游戏的用户,对《迷你世界》并不陌生。

这是一款月活用户超过1亿的沙盒手机游戏,官方的粉丝游戏社区也有1.1亿的参与用户。在它的所有用户中,年轻用户占比很高。

在同一个IP世界观下,日前,宣布企业品牌由“迷你玩”升级为“迷你创想”,同时对外介绍三大业务版图,迷你世界(内容生态)、迷你编程(兴趣学习)和迷你文创(IP文创)。

背靠上亿级别“为爱发电”的手游用户,《迷你世界》编程构想将如何实现?

沙盒游戏的编程学习属性

在国内外,沙盒游戏的拥簇者众多。今年3月,美国知名沙盒游戏平台Roblox通过直接上市(direct listing)的方式在纽交所上市,备受市场关注。2020年Roblox日活用户达到3260万,是一款当之无愧的超人气游戏。追溯到更早之前,我的世界Minecraft和乐高®无限让世界范围内的玩家领略到沙盒的魅力所在。

根据AppAnnie 2021年中报告,从游戏品类来看,人们在休闲、模拟以及沙盒游戏里的投入时间增长*多,份额占比同比提升约2%。在中国地区,投入时长增长*快的前五名分别是王者荣耀、和平精英、猜成语、我的世界口袋版和迷你世界。沙盒游戏热度不减。

在自带的游戏娱乐属性之外,以开放性和创造性为核心的沙盒游戏,似乎注定要和“编程学习”产生关联。早在2016年,我的世界便宣布推出教育版产品Minecraft: Education Edition。2018年,Roblox也推出了虚拟世界平台Roblox Education。

在沙盒游戏的世界里,用户制作自己的地图,搭建不同的建筑和城市,基于地图展开的玩法也是多种多样的。而在代码组成的方块宇宙里,想要创造自己的“迷你世界”,仅靠积木的堆砌是远远不够的,编程学习是自然而然发生的过程。

迷你创想联合创始人、首席产品官高南也说道:“很多用户在创作作品的时候,他们不可避免的用到一些编程的逻辑和计算思维,这些创作的思维本来就是相通的,我们希望把这种思维的方式提出来,用编程的方式展现,让用户更高效、更低门槛的了解编程思维。”

这就是迷你编程的出发点,基于《迷你世界》沙盒游戏而诞生的编程“学习攻略”。《迷你编程》在2018年便正式立项,经过近两年的打磨,于今年1月份正式上线测试版本。

高南透露,目前《迷你编程》的单日学习人数达到了28万,6月份月活用户150万左右,在没有借助《迷你世界》流量零成本推广的情况下,上线20天,用户数突破了100万,现阶段日均新增用户2-3万。

自然增长的数据背后是《迷你世界》和《迷你编程》背后共通的“迷你IP宇宙”。迷你创想公司基于《迷你世界》的角色形象构建了一套包括64个星域、1024个星球的“迷你宇宙”。在游戏和编程之外,迷你创想同样打造了如动画、漫画、虚拟偶像、杂志图书、小说、IP授权合作等泛娱乐内容。

简单来说,当玩《迷你世界》的用户接触到处于同一“宇宙”的《迷你编程》,自然而然就会被吸引。

高南也提到,《迷你编程》的用户,大部分都是玩过《迷你世界》的。“他们看到《迷你世界》的衍生内容之后,包括玩法、理念,还有玩的过程,都是用创作的逻辑,一看到《迷你编程》就会有自然的亲切感。比如你编程玩得更好,能创作出更好的内容,更好的内容又能在《迷你世界》里面流转,用户对游戏化方式学习编程认可度很高。”

游戏化学习,学编程的自驱动力

《迷你编程》基于《迷你世界》自研的3D沙盒引擎及整个“内容生态体系”,以图形化编程为主要方式,面向用户提供一整套方便自学的“教程”。

在《迷你编程》里,初学者首先需要注册自己的身份,当然,账号与《迷你世界》可以互通。

《迷你编程》更像是一款闯关类游戏。打开《迷你编程》,用户在一道道关卡中学习编程积木的使用和指令参数等语言逻辑的构建。例如,在第一部分“梦幻街区”中,用户需要学习如何在一片空地中建造一座房子、更改房子的属性和外观,如何设计一个街区,《迷你编程》尝试用简明扼要的图形化编程语言表述出来。

同样也有“学练测”环节。上述阶段新知识学习完成后,接下来的关卡会提高难度增加自主性,复习学过的操作,最后以搭建一个小项目作为测试,并形成本阶段的学习报告,创作能力呈现不同的段位,完成学习闭环。

目前《迷你编程》共设置了54个创作主题,162个任务项目闯关,预计目标是学习完成后可以实现综合应用编程知识和技能根据问题进行抽象和建模,设计实现复杂项目。据了解,现阶段每天用户自发完成的关卡次数是60万次,关卡通关率是接近97%。

高南告诉记者,研发团队耗费一年多的时间,把《迷你世界》和《迷你编程》底层生态系统完全打通,做到两边作品可以互通。一方面,《迷你编程》做出来的作品可以应用到《迷你世界》,也可以把《迷你世界》的作品,一部分功能还原成源代码,优秀的作品代码本身是非常好的教程,又能输出给用户学习。

具体到内容方面,《迷你编程》也将现有编程学习内容放到学校教学中进行检测。例如在深圳南山创新学校,老师结合自身经验,通过《迷你编程》打造校本课程开展编程教学,同时也将专业化体系化的学校教学反哺回来,帮助打磨《迷你编程》内容。此外,《迷你编程》也加入了深圳南山区团委、中科院、南山区教育局联合成立的南山少年创新院,向南山区中小学提供编程教学场景和工具。据悉,《迷你编程》现有一整套完整的机构转型编程素质教育解决方案,让学科老师也可以快速使用《迷你编程》教学,还支持做多学科融合内容,为科普相关教学拓展了更多的可能性,助力机构零门槛转型编程素质教育。

随着年龄的提升,图形化编程也可以替换成python、Lua、C++等,满足不同难度的学习需求。

“相比专业的教育机构来说,我们更知道怎么调动用户的兴趣。”高南说道,对于学习者,向上进阶的过程是痛苦的,用游戏化的方式,给予用户乐趣、反馈和成长激励。另一方面,游戏化的方式赋予用户主动的挑战的兴趣,让用户更加主动的参与到学习过程中。

他同时也提到,当用户到达一定编程水平以后,更要求学习的效率还有信息的密度,游戏化学习在后期不一定有用,但“没有兴趣,根本到不了后期”。

打造社区生态,在学习上拥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虽然在编程学习的赛道上,不少公司已经有过多种尝试,但在高南看来,目前用户的编程学习仍在探索阶段,哪种学习方法更具优势尚未盖棺定论。

对于高南来说,《迷你编程》*大的优势在于用户间的创作分享和迭代开发。这也是沙盒游戏赋予的魅力所在,一个用户在经过编程学习后,创作自己的地图作品,上传到游戏内社区平台,其他用户可以看到这个作品,并在他的基础上进行二次创作。社区生态本身也是一个学习平台。不同阶段的用户在其中相互沟通,自主探索新玩法的同时也能收获新的知识。

而作为优质内容的创作者,将会进入迷你生态的内容分发体系。据介绍,在《迷你世界》内生态中,超7000万创作者创作场景内容量近2亿,其中注册开发者数量达40万,分成收入已突破5000万;在《迷你世界》外生态中,相关视频播放量达1500亿。

沿着学习、创作、分享、共创的路线,《迷你编程》的内容在整个迷你生态中流通,相比赛事出口,高南觉得这样的学习路径“寓教于乐,会更符合编程学习的特性”。

目前《迷你编程》团队规模近百人,约有80%的成员属于研发和技术人员。高南坦言,目前《迷你编程》仍在产品迭代的阶段,在编程学习的理解上仍需要不断进步,商业化方面暂未过多考虑,未来一到两年内产品主线依然是打磨产品和培养生态。

信息化科技的加速发展,编程应用会越来越广泛,也希望《迷你编程》能为编程学习的普及做出一份贡献。

关键词:

相关资讯